<dl id='ahuti'></dl>
  • <tr id='ahuti'><strong id='ahuti'></strong><small id='ahuti'></small><button id='ahuti'></button><li id='ahuti'><noscript id='ahuti'><big id='ahuti'></big><dt id='ahut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huti'><table id='ahuti'><blockquote id='ahuti'><tbody id='ahut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huti'></u><kbd id='ahuti'><kbd id='ahuti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ahuti'><em id='ahuti'></em><td id='ahuti'><div id='ahut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huti'><big id='ahuti'><big id='ahuti'></big><legend id='ahut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ahuti'><strong id='ahut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ahuti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i id='ahuti'></i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ahuti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ahuti'></ins>
            <i id='ahuti'><div id='ahuti'><ins id='ahut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天下第一武術指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色色资源站免费在线电影_色色综合_色色综合网鬼父

            “天下第一武指”袁和平,為人謙和,全無殺氣,和徐克、李安、王傢衛、周星馳、馮小剛全都合作瞭個遍,捧紅過的動作巨星不計其數。

            影壇大牌成龍、李連傑、甄子丹,轉型導演拿下50億票房的吳京,被手把手教成影後的楊紫瓊、章子怡,還有烏瑪·瑟曼、基努·裡維斯…

            他闖蕩影壇將近一個甲子,見證華語功夫片的潮起潮落,李安稱他為“救星”,“每十年他就有一些新做法,於是未來十年大傢都效仿他。”

            /《黑客帝國》

            /《臥虎藏龍》

            袁和平今年74歲瞭。他個子不高,頭發有點白,背也有點彎瞭,但依然神采奕奕。講起話來,講到興奮的地方,就會手舞足蹈。

            眼下並不是功夫片最好的時光。電影院裡最受歡迎的是國產喜劇和好萊塢大制作。但他還在孜孜不倦地幹他的老本行。三年前的《葉問3》,他是武術指導,這次《葉問外傳:張天志》他任導演。

            影片上映第一周,口碑和票房雙逆襲,為同期國產電影最佳。這是“葉問”系列的番外篇,講的是葉問身邊的一個小角色張天志的個人成長故事。

            /《葉問外傳:張天志》劇照,張晉飾演張天志

            袁和平1945年出生,1962年入行,到今天已經在電影圈裡沉浮57年瞭。“天下第一武指”,原本是李連傑封給他的稱號。正是袁和平,帶給瞭李連傑演藝事業第二春。

            /年輕時的袁和平

            1982年,一部《少林寺》,讓李連傑紅遍大江南北。自此,他被困在“少林小子”的定位裡不得翻身。接連拍的幾部功夫片,票房都不如預期。到1980年代後期,張藝謀拍出瞭《紅高粱》,陳凱歌拍出瞭《孩子王》,第五代導演的文藝片開始火爆,人們對武俠片漸漸失去熱情。

            /《黃飛鴻2之男兒當自強》劇照

            直到1992年,李連傑、徐克、袁和平聯手,在《黃飛鴻2之男兒當自強》中塑造瞭一個全新的黃飛鴻,重新引發瞭香港武俠片在九十年代的熱潮。

            /黃飛鴻(李連傑飾)與納蘭元述(甄子丹飾)對決

            那時候,一部港片的拍攝時長也就20多天,然而徐克的這部黃飛鴻,拍瞭8個多月還沒殺青。期間換掉瞭11個攝影師,換瞭好幾個武術指導,就是拍不出徐克心目中的那個黃飛鴻,直到找來瞭袁和平。

            /《太極張三豐》劇照

            拍完“黃飛鴻”系列,李連傑奠定瞭香港武俠片一代宗師的地位。他與袁和平合作的《太極張三豐》,被美國《娛樂周刊》評為電影史上19部最偉大的功夫片之一。

            一種功夫潮流的誕生

            其實,把功夫拍出喜感,原本就是袁和平起傢的路數。

            1978年,袁和平、成龍合作的功夫喜劇《蛇形刁手》一炮而紅,自此開啟瞭喜劇動作片在香港、東南亞持續十年不衰的潮流。

            《蛇形刁手》是袁和平的導演處女作。“當時我很想開辟另外一條功夫片路線。”大傢都知道,那是很流行張徹武俠片的時代,所有的功夫片都非常血腥、暴力。制片人就問我,能用什麼方法來突破他們,結果功夫喜劇就成功瞭。”

            /袁和平親自示范動作

            《蛇形刁手》上映後,不僅在香港大賣,東南亞各地票房也一路飚紅。“在《蛇形刁手》的慶功宴上,大夥兒都喝得醉醺醺的,片方的人一時興起,打趣說:我們不如再拍套‘醉拳’吧。”

            袁和平回憶,“我聽到後覺得可以嘗試,應該很有喜感,所以不久後就做瞭。”

            《醉拳》沿用原班人馬,推出後成為功夫片一代經典。成龍之前本來是“票房毒藥”,從此變成瞭香港最走紅的功夫巨星。

            這兩部功夫喜劇以其輕松愉快的審美,擴展瞭功夫片的受眾,不是隻有直男愣頭青喜歡,“女人和孩子也覺得好看”。

            袁和平也慢慢變成瞭“八爺”。表明袁和平的地位之高、受人尊敬。

            他一手捧紅的功夫巨星,不止成龍,李連傑兩位。如今大傢耳熟能詳的打星,都與他有過交集:甄子丹、楊紫瓊、吳京、趙文卓。

            走出香港,走向世界

            九十年代後期,香港電影步入蕭條,徐克、林嶺東、吳宇森、周潤發等一大批香港電影人出走好萊塢。

            去往好萊塢之前,袁和平先來瞭內地,擔任瞭98年央視版《水滸傳》的動作指導。這一版《水滸傳》,因而擁有瞭那個年代內地電視劇中最精彩的武打場面。

            /袁和平在《水滸傳》拍攝現場

            袁和平為《水滸傳》裡的每一位人物,都設計瞭一種能體現人物性格的武打風格:林沖的槍,魯智深的禪杖,武松的雙刀,李逵的板斧,燕青的摔跤,花榮的射箭……

            每一個人的兵器不同,動作也不同。“事實上,是為後來的中國大陸培養瞭一大批人。對於後來我們整個電視劇動作片的發展,起到瞭黃埔軍校的作用。”

            八爺闖蕩好萊塢

            /《黑客帝國》劇照

            1998年,《黑客帝國》的制片人找袁和平當武術指導。那時袁和平還不知道,《黑客帝國》的導演沃卓斯基兄弟看瞭他和李連傑合作的《精武英雄》後,成瞭他的鐵桿粉絲。

            “我開始都沒有興趣做。我都不懂英語,去什麼啊?不去瞭。”那時袁和平片約不斷,手中還有一兩部戲在拍,對方請瞭一次兩次,他都拒絕瞭。

            但是打動袁和平的,是沃卓斯基兄弟的新想法,他們希望將好萊塢先進的電腦特效,融入到中國傳統的武術動作當中。

            最終,片中基努·裡維斯閃身躲避子彈的慢鏡頭,成為瞭現代槍戰片的經典。這場戲,就是傳統的鐵板橋動作,加上特效和慢鏡頭處理而成。

            拍《黑客帝國》時,袁和平帶瞭六位武師隨行,把港式功夫片裡的威亞技術傳入瞭好萊塢。《黑客帝國》中大量的動作戲,都是靠人力吊鋼絲完成。

            /《黑客帝國》中大量應用瞭袁和平帶去的吊威亞技術

            《黑客帝國》上映後,在全球引發轟動,票房高達四億六千萬美金,好萊塢自此興起瞭港式功夫片的熱潮。

            《黑客帝國II、III》接連開拍,袁和平繼任動作指導,《黑客帝國》系列最終成為瞭好萊塢歷史上最偉大的科幻系列電影之一。

            /《臥虎藏龍》劇照

            1999年,袁和平成為李安《臥虎藏龍》的武術指導。因為李安的別出心裁,這部電影的武打戲拍攝起來相當困難,李安把袁和平稱為他的“救星”。

            拍《臥虎藏龍》的時候,為瞭創新,袁和平的壓力大到每天吃兩顆安眠藥都睡不著。用袁和平自己的話說,“一個人,兩隻胳膊兩隻手兩條腿,還能打得怎樣?整天想新招。”

            “要和我們拍過的近百部香港武俠電影看起來不一樣,找到一套符合李安文藝風格的獨特的武俠審美,又要去適應美國的市場,讓美國人信服。”

            李安想用輕功集中展現中國武術的飄逸美,又擔心美國人不吃這套,覺得輕功虛假。

            袁和平想到瞭借力:“不要讓人永遠停留在空中,而是不停地借力。借助屋簷、地面、竹林、甚至水面來完成動作,這更符合運動的原理。”

            於是有瞭夜間楊紫瓊與章子怡的飛簷走壁,竹林周潤發與章子怡的搖曳追逐。

            《臥虎藏龍》上映後,取得瞭與《黑客帝國》同樣巨大的商業成功,全球票房累計數億美金。獲四項奧斯卡獎,李安也因此成為瞭首位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華人導演。

            “我其實不喜歡武功”

            袁和平出生於一個廣州的武術世傢。他的父親袁小田,是京劇武生出身,也是中國電影史上第一位武術指導。

            他有十個兄弟姐妹。窮人傢的孩子,大都子承父業,袁小田的兒子們都從小習武。袁和平是長男,父親對他寄予厚望。

            “其實我不喜歡武功。我比較喜歡靜,不喜歡動,所以我是喜歡看書,靜靜的想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沒想到,後來做武術指導,最先嶄露頭角的,也是袁和平。弟弟們功夫都比他好,於是上場打,他閑著沒事,就在旁邊想怎麼拍,怎麼套招。

            他後來總結:好的武術指導不一定是功夫好的,最重要的是怎麼設計,怎麼用腦筋想動作。

            拳拳到肉,腳腳到心

            寫實是袁和平武打動作最鮮明的風格之一。他對動作的要求是“快、準、狠”,打起來善始善終,主要人物一交手,常常是長時間的惡戰。

            李安說,動作片中,為瞭保證觀眾的註意力,一次開打的持續時間不宜超過4分鐘。

            然而,袁和平和李連傑合作的《精武英雄》裡,霍元甲墳場一戰,打瞭7分10秒,在日本領事館,李連傑和周比利交手,一打就是將近10分鐘。

            /《精武英雄》劇照

            從交手前的“蓄勢”到打完,整個過程專註於連續的動作本身,甚至沒有任何打鬥之外的畫面進入。

            昆汀·塔倫蒂諾對《精武英雄》的每一個鏡頭都能倒背如流。他找袁和平來當《殺死比爾》的動作指導,也是看中瞭後者“拳拳到肉、腳腳到心”的紮實功夫。

            拍完《殺死比爾》,袁和平又應邀回到國內,接連為周星馳的《功夫》、李連傑的《霍元甲》、馮小剛的《夜宴》擔任動作指導。

            此前,香港動作片也好幾次陷入危機,但每次都依靠創新,安然度過危機,甚至比之前更加火爆。

            然而,2010年以來,大傢公認的是,中國功夫片沒落瞭,想要再掀起從前的“全民武俠熱”,恐怕很難瞭。

            2011年,《賽德克·巴萊》這樣的本土電影,動作指導請的卻是韓國人瞭。2016年,吳京拍《戰狼II》,請的是《美國隊長3》的動作指導、來自好萊塢的薩姆·哈格裡夫。

            中國功夫片的內涵,已經被好萊塢吸收之後消化殆盡。如今,在好萊塢,任何類型的電影,超級英雄電影、007電影、神話電影等,都在用香港武行設計武打動作。但是卻不需要再找香港武行的師父們瞭。

            但是袁和平還在堅持拍自己的電影。“我拍瞭很多片子,我是這個風格,就還是這樣拍。很難定義什麼是港產片的風格,什麼是合拍片的風格,這個要大傢接觸、做事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甚至他年過70,依舊生龍活虎。2014年,拍《臥虎藏龍2》時,他留給美國制片人一個最深的印象是他會“飛”。

            “有一次和袁導一起去看景,面前有一個圍欄,我們都是扶著圍欄邁過去,隻有袁導是‘飛’過去的!關鍵是他當時手裡還拿著一支煙,躍過圍欄後,煙還是在手上!”

            拍片時,從第一天到最後一天,他一直在現場,一個多月下來,恨不得天天通宵,“很多戲都是晚班通宵拍的”,有時候一拍就是連續20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對袁和平來說,這並沒什麼大不瞭的。“當年香港電影的拍攝強度要大得多,全香港一年200多部,每個人都要拍兩三部。”

            “其實我的生活沒有什麼太多花俏,都很平淡的。平時喜歡看看電影、看看書,找朋友喝茶聊天,有時候打打麻將,沒有什麼大的嗜好。”

            /片場中的袁和平

            目前他的手上還有兩三部新片在操作,工作計劃已經排到瞭2020年。

            “我還沒有想過退休。退休就是享福吧?享福好像就是沒有什麼貢獻。我還能做得動,為什麼不做呢?有機會的話,我想再拍幾部好的電影。”

            文 / 阿哲 圖 / 部分